尤其是明末清初张献忠攻城时

2020-11-25 15:42

“通过比对现场情况、地理位置、史料记载、历史地图等要素,可以确定这座新发现的城门就是太平门。”重庆市历史文化名城专委会主任何智亚介绍,有三大证据可证明:

其二,从清代和民国的重庆历史地图上标注的太平门地理位置来看,正好位于四方街和白象街交界处,在老鼓楼和巴县衙门的对面。而此次发现城门的位置也的确与之吻合。

从城墙遗址现场看到,门洞旁边的城墙有一段的石头看起来很怪异,是由乱七八糟的小石头组成。对此何智亚说,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历史上对城墙进行修补留下的,“通远门城墙在历史上也不断修补,当中也有用乱石补成的部分。”

上周,在渝中区四方街和白象街交界处片区拆迁中,一座曾被挡住的石拱门露了出来。渝中区文管所初步判断为重庆历史上的“太平门”。昨日上午,渝中区文广新局请来5名文物专家进行现场论证,下午就此召开新闻发布会。

其一,此次在拆迁中露出来的墙体是比较完整的古城墙。“城墙一直延伸到人和门,下面的岩体也清晰可见”,何智亚说,城墙的制式和修建方式都与通远门、东水门的城墙一致,所以其旁边的门洞是城门也很说得通。门洞的制式和宽度与现存的老城门也很一致。“此门洞内宽约3米,与另一座‘开门’通远门的宽度差不多。”

那太平门究竟始建于哪个朝代?重庆市历史文化名城专委会秘书长吴涛说,从宋史的记载来看,当时在重庆修了千厮门、太平门等。但从目前露出的太平门城墙特征来看,明清时期的特征要明确一些,初步认为现存的城墙应是明代修建的,但也不排除在今后的发掘中会找到宋代的依存,到时候其始建年代也会往前推。

其三,有人证实。昨日现场论证的专家中,住建部《中华民居》杂志社顾问、地方文史专家肖能铸说,他的母亲就曾经看到过太平门,“我后来也想去看,但当时已经看不到了。”另外,何智亚说,市文史馆老馆长彭伯通在他书中也写到他曾经看到过太平门,位置与此次发现吻合。

“古代城墙在历朝历代都有可能修复过,所以多个朝代的特征都有可能留下。”吴涛说,尤其是明末清初张献忠攻城时,重庆的老城墙损毁严重,通远门就在康熙、乾隆年间都进行过修复。